柳条沽月

少年人总有勇气说永远。

【王喻王or王索王无差】漫漫之旅

“听说过吗?微草森林的那位魔术师。”

“当然,他是我的爱人。”

——魔术师日夜守护着微草森林,从黎明到黄昏。



旅人披着浓重的暮色,歇脚在这间小小的客栈。

壁炉烧的很暖,烧得柴火“噼啪”作响。老板娘在柜台后面擦拭着透明的酒杯,红色长发卷在胸前。

他走到柜台边叩下一枚金币,老板娘懒懒地瞥了一眼,叫人端上酒来。

年轻的酒侍有一头灿金色的发,他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,说:“那边有人让我叫你过去。”神色认真得像是在完成一项危险的卧底工作。

那是一名有些年纪的术士,他摸着下巴上短短的胡茬,问他:“听说过吗,微草森林的那位魔术师。”

他摘下兜帽,浅色的短发闪烁着星芒,看到术士露出惊讶的表情,不由得微笑:“是我。”

“我从微草森林走出来了。”

——光透过你的眼眸,那是琥珀色的爱情。

魔术师曾是个旅者。

他旅行过荣耀大陆的每个角落,从呼啸荒野到百花平原,从轮回之海到虚空之渊。他途径荒凉的霸图要塞,那里的赭红色旗帜被风扯紧;他途径古早的兴欣客栈,门口的风沙唱着异国歌谣。

“所以,我都可以讲给你听。”

小小的术士隔着栏杆牵住他衣角,轻得像是风从沙海掠过,不留痕迹。

他踮着脚仰望他,像仰望初生的太阳:

“可是,我想听微草森林的故事,你来自的地方。”

术士从未离开过蓝雨庄园,他的灵魂在书里走得甚远,足下却只有方圆土地。

魔术师就给他讲他走过的地方,那些书里没有的烟火气息。

他讲微草森林里,晨光从最高的树梢亮起,火烧云灼烧天际。飞鸟逆着光飞来时,雪白的羽毛上披着金光。

他讲呼啸荒野上,黢黑的树狰狞地生长。不息之风吹过广袤的原野,缘起于骑士的剑上,缭绕在刺客的衣角旁。

他讲百花平原的馥郁花野,从启明星隐没到弦月高悬,总有不同的花盛放。彩虹从不光顾这里,因为缤纷的花雨令彩虹都逊色。

他讲轮回之海的碧蓝海湾,水手的歌鼓动风帆,混合着音乐圣殿里传来的小提琴响。鱼追逐着船后的海浪,海鸟歇脚在船舷上。

私心作祟,术士从未告诉他讲这些故事的时候,他琥珀色的眼眸里有故事中“微草森林的暮光”。

——听,那是海在为我唱离歌。

魔术师返航那天,是个一如既往的好天气。船帆破开薄暮,向着西天的落日驶去。

他并不回头,也就并不知道,尚未成年的术士第一次踏出庄园,来到阳光炙热的海岸。

术士站在岸边,任海浪温柔地吻过袍角,留下深色的痕迹。他长长的银发反映着夕辉,正如海面的粼粼波光。

远处有鲸跃出水面,魔术师听见它在唱歌。

世界上最美妙的旋律,轮回之海的鲸歌。

流星划过天琴座,阿波罗撩动琴弦。

而暮色勾勒你的轮廓。

异国的少女,清扬的风笛,从海面掠过。

熟悉的旋律,唱着海和你,和我。

她说过路的旅人啊,你终会离我远去。

白帆消失在海的另一侧。

——好的故事,都没有结局。

旅人披着浓重的暮色,歇脚在这间小小的客栈。

壁炉烧的很暖,烧得柴火“噼啪”作响。年轻的姑娘留着利落的短发,手中的战矛闪闪发亮。

他走到柜台边叩下一枚金币,老板娘懒懒地瞥了一眼,叫人端上酒来。

沉默寡言的酒侍向他示意,那边有人想和他聊聊。披着斗篷的术士熟稔冲他一笑。

那人有着少年的样貌,眼里是经久不息的光芒。他将荣耀圣殿都当做街头窄巷,又将小客栈都衬托成光辉的殿堂。

他是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。

他问:“听说过吗,微草森林的那位魔术师。”

旅人摘下兜帽冲他微笑,银色的长发闪烁着烛光:

“当然。他是我的爱人。”

——如果你走过半个大陆遇见我,就让我走遍另一半找到你。

评论(6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