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条沽月

少年人总有勇气说永远。

【微草队员视角】神经病写作,祝老王生日快乐

         “abracadabra。”
        耳边响起响指声,魔术师开始低语,声音如云絮般缥缈缠绵,似在耳边,又仿佛远在天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身体很累,试着放松它……放松……你感到眼皮很沉重了,闭上眼吧……现在,听到响指声和咒语之后,你会睡着,当你再次听到响指声和咒语时,你会醒来……记住,响指声和咒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abracadabra。”
        你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 黑暗如潮水般退却,你睁开双眼,视线有些模糊,只看见一只带了白手套的手在你眼前晃了晃。你眨眨眼,逐渐看清周围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间暗室,黑色墙纸上画着灰色的星辰,无影灯柔和的光线里悬浮着一些……奇怪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塔罗牌?还是水晶球?又或是宝石?
        “‘boga’是不断变化着的,它可以窥见你内心所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白手套”穿着绿色的披风,衣角滚着暗沉的金边。他戴着帽沿宽大的尖顶帽,像个戴着女巫帽的骑士,有点不伦不类。
        水晶球碎成暗紫色的烟雾,又汇成一个小人,俨然是个头戴女巫帽的骑士,小人笨拙地用扫帚做剑的挑刺动作,你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“啧”了一声,伸手去抓那笨拙的小人,紫雾在他指尖缭绕,化成一张银色的卡片,上面烫着金色的齿轮与翅膀。金色的字母从眼前飞快划过,总觉得非常熟悉,可灵光一闪后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就又消失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来一场?”
        你正捂着额头回忆,冷不丁听见这一句,就抬起头来看,这才发现身下原来是一把电竞椅,而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绿与白相间的、类似运动服一样的制服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队服,脑海里有个声音这么说,那是你渴望已久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已经坐在自己对面,打开了电脑。面前的电脑和电脑桌明明刚出现,却好像一直都在自己面前。你开机、刷卡、登陆,熟练得不像话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眼前一片刺目的亮光,你不得不闭上眼睛,等再睁开时,你正站在一棵树旁,脚下是一片湿润的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 它散发着一阵阵“故土”的气息,可你分明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树下站着一个小剑客,他抱着剑冲你飞快一笑,就匆匆忙忙地跑开,还被树枝挂住了蓝色的长发。你不禁微笑,这时候一个小姑娘从身后跑来,手里拎着根比

评论

热度(2)